拜年的故事

    时间:2018-07-10 今天,启文带着他的妻子雁茹一起前往父亲的家拜年。
    「新年快乐~」
    「正阳舅舅,新年快乐!」
    「喔喔,新年快乐啊,呵呵……」白头髮的中年男人让那对夫妇进来后,就很匆忙的把桌上的攒盒拿到了两人面前,展开了热情的招待,「来来,先吃点糖果吧~」
    「喔、嗯!」
    「谢谢~」
    有点木讷的启文跟开朗的雁茹露出了不一样的反应,先后把手伸到攒盒里面点拿起了糖莲子跟红瓜子吃。
    见状,正阳笑了起来,然后打开话匣子。
    「你爸啊,说甚么要去弄点好吃的,一大早就跑到市场买东西做饭了……真是的,儿子来拜年也不多坐一会……」
    随着简单的闲谈,启文跟雁茹彷彿是被甚么给抽走了注意力似的,由最初的热情对应渐渐变成简短的单纯对答,甚至变成了只是回答的无主动状态……看起来活像两尊等身大的洋娃娃一样。
    「最近天气还真差呢,你看外面还下着雨……」
    经过了十数分钟之后,只有三个人的客厅就只余下正阳的声音。
    「难得每年就只有这个时候能聚首一堂吃团年饭嘛~」
    自言自语着,和蔼微笑化成充满淫念的下流笑容,本应为长辈的中年男子跑到了自己的房间,拿出了一台I-POD。
    将全罩式耳机戴在雁茹的头上之后,正阳打开I-POD让它不断的重複播放里面的内容,然后就把启文给拉起,带到了书房……奇怪的是,启文连一点抗拒的反应也没有。
    把启文给安置到坐椅上,男子开口对他说话。..
    「启文,听到我的说话吗?」
    「……听到。」
    空洞的声音,听起来一点生气也没有。
    「我是你的舅父,也就是我是你的长辈……长辈的话应该要听对不对?」确认了他的状况,男子继续说道,「而且我跟你的爸爸是同辈,我说的话就跟他的话一样重要……是不是……?」
    「……长辈……舅父的话、跟父亲……重要……该听……」一向考顺听话的启文,就算失去意识也没有例外。
    「舅父以前常常买玩具给你,你记不记得?所以你要听舅父的话喔……启文是乖孩子对不对……」正阳继续加深启文对自己的服从,「所以,舅父的话,乖孩子都会听对不对?」
    「……嗯……乖孩子听话……」
    「那么,启文,乖乖的听好了喔……舅父说的话都是理所当然的,」男子忍住了内心的黑色冲动说着,「舅父的要求,你会很高兴的接受……没有一丁点怀疑跟迟疑,是不是?」
    「…………嗯……」越来越顺从的启文回答。
    「那么,乖乖的启文听清楚……舅父的行为跟要求,是理所当然的……所以服从也是很正常的……」
    「醒来之后,你会觉得书柜的字典很有趣……你会很希望多找一些吉祥的字词记起来……所以醒来之后,你会去翻查书柜的那些字典…………因为字典太有趣了,所以你会很入神,很入神的看……不管是外面客厅,还是在你身旁发生甚么事,你也不会在意……因为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……知道吗?」
    「……字典、有趣……入神的看……正常……」启文的脑海中已经刻上了他的父辈的说话,成为了应该服从的要求,融入自己的想法。
    「……还有,舅父希望你回到客厅的时候……」以防万一,正阳补上了一个命令,「不管看到甚么,听到甚么也不觉得奇怪…………长辈做的事情都是很重要,很正确的……知道吗……?」
    「……嗯……」
    「以后,当我碰到你的身体,说「新春启文快乐」的时候……你也会回到现在的状态……因为你是个听话的乖孩子,而我是你尊敬的长辈……明白了吗?」
    「…………碰到、身体……新春,启文……快乐…………明,白……」
    「那么,我关上门之后,你就会忘记我刚刚说的东西……但是,你只是不记得这些话而已……我之前说的要求,你会一丝不苛的做……因为,你不会忘掉我的「要求」……好孩子不会忘记长辈的要求,就算记不起来也会照做……也会服从我的话……」
    「……只是、记不起……会、照……做……」
    等待启文完全消化这些指令之后,正阳特地把门给关上,自己则是不走出书房,观察他的反应。
    听到关门声之后,呆滞的启文彷彿是刚刚睡醒似的,四处张望了一下之后就站起来走向了书架,对身前的正阳视而不见。
    「喂,启文。启文……臭小子!」正阳叫了两声也发现对方完全没反应,马上按住启文打算拿起字典的手臂,「新春启文快乐。」
    然后,启文才刚回复精神的眼重新空洞起来。
    「……呼,应该是没问题了。」
    让启文坐在椅上,再加深了一次指令的正阳这才走出房间回到客厅--在客厅等待着他的,是一个任由他控制,秀色可餐的美丽人妻。
    而启文则是在房间的门关上之后,就兴致勃勃的拿起了那本字典翻看。
    那么多的字可以学,他太高兴了。
    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,事前录下来的「东西」应该已经生效了。黄牛好启文的舅舅把I-POD关上,再将雁茹戴上的耳机给拿掉之后,深呼吸了一下,集中起精神开始向她说话。
    「雁茹,你能听到我的话吗?」虽然说採用录音可以省下不少时间,但是指令不準确的风险让他一定得亲自「检查」一次。
    「……嗯,听到……」美艳动人的波浪发人妻这样回答着。
    「那么,重複一次,我刚才告诉你的东西吧……」紧张的正阳吞了吞口水。
    沉默了一会,雁茹这才说出了刚才所听到的指令:「……我是正阳舅舅的弟媳妇……正阳舅舅是我的长辈…………所以正阳叔叔说的话……都是长辈的知识……不会有错……好好的听,乖乖的服从……好的媳妇……三从四德……要服从父辈……」
    「年青人……尊重长辈……正阳舅舅是长辈……尊重正阳舅舅……长辈都和蔼可亲…………做甚么也,不会反感……正阳舅舅……舒服……不会反感……再正常不过的事情…………长辈不会说髒话…………舅舅说下流的话……并不是髒话……跟别人,不一样……」
    「被碰到身子……新春,雁雁快乐…………现在的状态……记不起……会照做……」
    听到了这些话之后,正阳这才放鬆下来。
    「那么……我拍三下手,你就会醒过来……」说完,正阳举起兴奋得颤抖起来的手,拍了三下响亮的掌声。
    雁茹那半反白的双眼眨了眨,清醒时的灵动重新回到了瞳孔中。
    「……的确很麻烦呢……」记忆停留在正阳提到下雨的瞬间,雁茹很自然地继续说说着,「下雨的话…………正阳舅舅?」
    「啊,没事,我在想东西……」正阳回答,然后向雁茹问道,「雁茹啊,你…知道我们家新年的传统吗?」
    「传统……?」可爱的歪起头来,第一次拜访公公的雁茹自然不知道正阳口中的传统。
    「是啊,」正阳淫笑,露出了那黄色的门牙,但是雁茹只觉得眼前的长辈笑得很亲切,「我们唐家在新年的时候,长辈会跟后辈玩一些简单的游戏,嬴了才会派红包喔~」
    「原来是这样吗……」恍然大悟的雁茹点了点头,要不是正阳舅舅特地告诉自己的话,她可甚么都不知道呢,「启文都没有跟我提过……」
    正阳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--根本没有这种东西,当然不会告诉你啊!
    「咳嗯,」咳了两声,他把话题带回本来应该走的方向,「那么趁现在,我就教你玩吧,如何?反正这个游戏两个人就可以玩了。」
    「谢谢你喔,正阳舅舅~」基本上不会拒绝长辈的要求,雁茹自然是很高兴地答应下来了。
    「那么,先把衣服脱掉吧……」色瞇瞇地上下打量着雁茹的姣好身材,正阳这样说着,飞也似的就把身上的衣裤全部脱掉,露出了积起肥肉的小肚子跟胯间那条大肉肠。
    看着忽然就把衣服全部脱掉的舅舅,美艳的年轻少妇眨了眨眼,好像并不能理解眼前景象的样子。
    「……喔喔,这个游戏需要这样进行,所以把衣服都脱掉是很正常的。」见状,正阳吞了口唾沫,这样解释,「放心吧,我说的话準没错……来,雁茹你也脱掉衣服吧。」
    「嗯~」
    彷彿是很期待游戏似的,雁茹把外套给脱下放好之后,反手就将里面的黑色小背心剥掉,露出被胸罩包住的饱满巨乳。然后,很快就把高跟鞋脱掉的她轻鬆的把长裙的扣子鬆开,让粉红色长裙滑落在地上。
    那白滑修长的四十二寸美腿,那性感的丁字小内裤,同时对正阳胯下的巨龙作出了无数挑衅,让它马上充血高扬起来。
    「嘻嘻,舅舅很精神呢……」浑然不觉自己就是让对方如此精神「勃勃」的最大理由,全身上下只余下米白色蕾丝内衣裤的雁茹吃吃的笑着。
    「干,奶子真他妈的大……启文那个死小鬼还真是艳福无边……」随手抓了抓下半身的正阳口吐髒言,而雁茹则是深信正阳只是称讚自己的身材很好,所以有点害羞的微笑了一下。
    这么一笑就让正阳的肉棒隐隐再涨了一圈,彷彿想快要插爆眼前的美女娃娃似的。
    「那,那么我们开始吧。」喉间发出「骨碌」的吞口水声,正阳走到了雁茹的前面,双手抓在那肥美的乳房上。
    美妙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双手亦开始缓缓的抓捏起来。
    「干他妈的,我早就想这样子抓你的奶子很久了,」慢慢揉着巨乳的正阳兴…
    奋到狂讲髒话,「奶子这么大这么挺,还长得那么一副骚样……是想引诱别人干爆你吗?」
    「人家的同学都比我要漂亮呢……」被「称讚」到有点不好意思的雁茹疑惑的问道,「舅舅,这个游戏是……?」
    「喔,啊啊!对对,游戏。」差点走神的正阳这才回答,「其实呢,这个游人戏分成了很多个部份……呃……就好像现在就是叫……常识问答!没错!」
    而雁茹则是一脸迷糊,有点搞不清楚他一直玩弄她的乳房跟问答题有甚么关系。
    「常识问答……?」
    「总之,我问啥你就跟着回答吧。」正阳简单的提出了新的要求,「要玩得尽兴的话,就要投入喔~」
    「嗯,我明白了。」点了点头的雁茹将心神放到游戏里。
    「那么,第一题……」把胸罩的扣子拆掉拿开,正阳的手直接抓在那嫩嫩的巨乳上,「我刚刚拿掉的,是甚么~?」
    「哼嗯~」乳肉下缘被粗厚掌心摩擦轻抬的雁茹发出了舒服的声音,却也不忘投入游戏,「是人家的胸围……」
    「除了胸围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叫法?」
    「啊哈哈~正阳舅舅的表情好有趣喔~」正阳那淫贱外加欠扁的「鬼脸」让雁茹觉得很好笑,差点连问题都回答不出来,「人家可清楚得很呢……比较粗俗一点的叫……啊,奶罩……还、还有…………胸罩……啊~」
    正阳的手指忽然捏住了乳头,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。
    「怎么啦,没有了吗?」开始揉捏着那可爱乳尖的正阳淫笑着问道。
    「还、还有…………古时候……会叫,啊嗯……文胸……嗯、嗯呜……唐朝也有……啊!诃、诃子……」雁茹努力地拿出大学的知识回应着,嘴巴漏出的呻吟却让回答断续起来。
    「很好很好……」诃子是个甚么鸟正阳根本就不清楚,他只是找个理由胸袭眼前的巨乳人妻而已,「那么开始第二题了喔。我在玩弄你的甚么部位呢?请说出最少两种称呼喔~」
    「嗯、啊啊……乳……乳房…………」看着舅舅的手指都快要陷入自己的乳肉里,雁茹的回答再一次被呻吟声打断,「通俗的……称称称呼是……是……嗯哼、啊……胸脯…………跟……跟、奶子……」
    「你还少说了巨乳喔,雁茹~」好像要搾出乳汁似的揉弄,正阳那奸笑的表情显得更加的淫邪,指尖轻轻滑过乳根作出挑逗。
    「呜,喔……可,可是人家的……嗯!不算大……啊,啊嗯~」回答到一半的雁茹被正阳的嘴巴偷袭那已经悄悄突挺的乳尖,发出了尖声的呻吟。
    见状,正阳一手捏抓着那几乎掌握不了的美乳,嘴巴舌头牙齿同时招呼那淫蕩的粉红小点。
    「嗯……啊呀呀…………」敏感部位被爱抚的雁茹身体自然地颤抖起来,那丰硕巨乳彷彿要趁机跳脱正阳的巨掌一样。
    「怎么啦?答案呢?」
    「乳……乳头、呀啊!」乳尖被牙齿轻摩的人妻脸上,开始涌现起一阵阵红潮,「没、没有…………啊,唔啊啊……其他……称……呼,呃啊!」
    也许是因为太投入游戏了,现在她开始觉得身体有点热……
    「啧啧啧~」放开了嘴巴,改用指尖揉扭轻弹着那蓓蕾的正阳对开始动情的雁茹说着,「这不只乳头一个叫法喔。」
    「啊、啊啊……咦……?」被觊觎的巨乳美女发出了梦呓,眼神开始吹起了迷雾。
    「你身上的叫……啊对了,「淫贱的奶头」。」捻挑着粉红樱桃的正阳胡乱的唬弄着,「重複跟我念一次……淫贱的奶头~」
    「淫、淫贱……呜、啊啊……奶头…………人家、的……啊呀~……是、是淫贱的…………嗯嗯,奶头……」
    玩得很投入的雁茹不自觉地把音量提高,让本来还满足于搓揉乳肉的正阳回过神来。
    「干你的,奶子又大又软,果然是个骚包……」
    正阳的骂声,在雁茹耳中只是真诚粗豪的讚美;而受到称讚的她,亦忍不住含羞呻吟起来,「讨、讨厌啦……呵嗯~人家……才没有……舅、舅舅说得那么好呢…………唔、唔啊……」
    「接下来呢……嗯,是动作题。」一双狼爪继续搓弄着美乳,双眼色瞇瞇地打量着雁茹全身的正阳说,「我一会儿的动作你要好好的重複一次……直到我认为没有问题才可以喔。」
    「嗯……啊、我知道……了啊~」说到一半,雁茹的乳头再次被偷偷捏了一下,回应就让呻吟给打断掉。
    「那么要开始啰。」
    说完,正阳伸出其中一只手抱住了雁茹,然后张大嘴巴猴急地吻上她的樱桃小嘴;趁着她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,他把舌头伸进那湿润温热的小空间,滑过光洁亮白的贝齿,开始了攻城挌地。
    被深吻的人妻好不容易才回过了神来,缓慢而笨拙地回应着对方吸允舐弄自己嘴巴跟舌头的动作。
    在窄狭的闭密空间里,两条舌头互相的缠绕着彼此,滑过那充满了唾液的黏湿牙肉,争先恐后地在对方的口内留下生津,拉扯勾引着彼此到自己的地方,轻摩那坚硬敏感的齿龈。
    跟满心只为了淫辱弟媳,发洩兽慾的正阳不同,雁茹心中只留有认真模仿舅舅那让她感到很舒服跟闷热的口腔动作。
    也许是正阳开始觉得中气不足,不知道已经黏在一起多久的四片嘴唇终告分开;然而,两人之间还是留下了闪亮的银色唾汁,形成了淫衊的画面。
    「……哈……哈啊……」同样在喘气的雁茹向正阳微笑起来,「正、正阳舅舅的动作……好舒服呢……害人家差点就,跟不上了说……」
    说完,还无意识的把嘴角的唾液给舐掉吞嚥下去。
    看到这么淫乱的动作,已经忍了很久的正阳觉得他立马就需要发洩,而且是狠狠把阴囊的子孙全部喷射在眼前的美丽弟媳上。
    「可是直接插这臭骚包好像不怎么有趣……干他奶奶的……」由于之前的暗示,根本不担心自己的话会给予雁茹甚么负面影响的正阳自言自语着,挺着身下的恶龙构思下一个「游戏」。
    一个可以让他把眼前青春美艳的女人从头到尾淫虐一番的「游戏」。
    「……啊,有了!他妈的俺真够天才!雁茹,你等一下喔。」
    过了一会,忽然想起了甚么似的,正阳一个转身就跑到了自己的睡房。
    而对长辈相当服从的雁茹,则是歪歪头看着和蔼可亲的舅舅拿着一个大瓶子从房间跑到厨房,又从厨房跑回去,来来回回的一副很忙的样子。
    也许是準备了甚么食物吧?雁茹很清楚的嗅到了厨房中传来了香味。
    很快的,正阳就拿着了一杯橘色的饮料跟一碟萝蔔糕回来。
    「玩了那么久,雁茹你也应该有点倦了吧?」正阳把碟子放在地上之后,摆了摆手叫雁茹过来,「先来吃点萝蔔糕,喝点参茶吧。」
    「嗯~」
    不疑有它的雁茹回应,跟正阳一起坐在了地上。地板有一点点冰,害她不自身觉的再次颤抖起来,那双乳波一跳一弹的让正阳再次感到口乾舌燥。
    「喔,对了,雁茹啊。」舐了舐嘴唇,正阳这样的说着,「我们唐家呢,在吃萝蔔糕的时候其实会加一种很~~特别的调味料下去喔?」
    「调味料?」雁茹歪头,天真的表情让人想摸头呵护一番。
    「是啊。调味料是从这里喷出来的白汁……这是舅舅我的专门秘方,所以不用担心出问题啦!」
    挺动了一下胯间肉棒的正阳心中一点怜香惜玉的念头也没有;他只想好好的玩弄眼前美人的身体,用自己的大肉棒把她给插翻之后,再用又浓又多的精液餵饱她的小穴,让弟媳的子宫孕育自己的孩子。
    「咦,原来是这样吗……姆~启文干嘛甚么都不告诉我!人家不要在舅舅面前出糗啦~」有点吃惊的雁茹不满地嘟起了嘴巴,煞是可爱。
    「放心吧,这不算甚么……我一会儿把我干到叫春似的那才叫糗呢。干,没事生得那么骚真的是有够欠干啦。他妈的老子今天不把你的骚尻干到翻的话老子名字反过来写……」
    正阳那下流的笑容在雁茹眼中是那么的温和,很快就让她放下心来。
    「那么雁茹,我慢慢的教你怎样吃吧……」举着粗大恶龙的正阳躺下,「首先呢,你也要跟着我一起躺下来……对对,屁股朝着我这边没错……」
    顺从地遵守舅舅的指示,动人的美女让下半身几乎贴到了正阳的面前,自己的脸则是对着眼前那丑恶的阳具。
    「接下来,你就用嘴巴舐我的这里,不久之后它就会喷出汁来……」正阳说道,眼睛却是没有离开那个紧闭着的美妙女阴,「之后你再混着萝蔔糕一起吃就可以了。超美味的喔!」
    「好的~」
    充满了朝气的回答之后,雁茹向那粗壮的肉根伸出了纤纤玉手,轻轻的握住之后,就张开了小嘴把那鸡蛋般的巨大龟头含进去。
    紧贴着肉棒的脸颊,湿热香甜的吐息不缓不急的朝龙首吹打,让正阳打了个寒战。
    为了分散注意力好让自己不会早洩,他朝着神秘的花园伸出了双手,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紧闭着的阴户,让里面轻轻蠕动着的嫩肉暴露出来。除了那诱人的泥泞玉径之外,还能隐隐看见尽头的幽谷花穴。
    改用单手撑开阴唇,正阳把右手的食中二指快速的伸进去。
    「啊!」受到刺激的雁茹鬆开了口,「舅、舅舅……?」
    「不用管我不用管我,这只是很普通的按摩而已,你继续吃吧。」正阳回答的时候,手指倒是没有停下,继续挖弄着那美妙的柔软蚌肉。
    「啊,嗯……」闻言,雁茹重新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直立的巨大肉棒上面,专心地进行舐弄刺激,好像在清理它一样;就连黏住了奶白精垢的敏感部位,她亦用舌尖细腻地抹去。
    一点一点的快感累积起来不断刺激正阳的神经,让他活动中的手指加快了动作,在紧窄的花径中进进出出着;从阴道中流出来的淫水,也开始把他的手指跟整个手掌打湿。
    彷彿是受到了刺激,雁茹嘴巴的吞吐显然的加快起来,包裹住肉棒前端的香唇用力吸吮着那敏感的龟头,丁香小舌则是灵巧地滑动,更钻进了那紧闭的马眼里。
    「啊、喔啊!」发出了难听的呻吟声,正阳赶紧把嘴巴贴到阴唇上面开始急速的舐弄,把下半身的冲动给分散开去。
    受到了莫大的快感攻击,雁茹的口舌动作亦相对的加快,舌尖滑过龟头下缘时还特地施力轻摩,施予刺激;同时,她身下受到了异物入侵的玉径也一张一合地收缩起来,健康的大腿也夹紧了正阳的头脸,彷彿不打算让他离开似的。
    「嗯……咕、嗯嗯~~!」
    很快,听到雁茹大声呻吟的正阳就被一阵温温的热液给喷湿了嘴脸。
    「…………舅、舅舅……」让阳具离开嘴巴,从高潮余韵中慢慢冷静下来的雁茹向被自己屁股压着的长辈道歉,双手则是没有间断的抚弄着那传来腥臭的玉袋,「我……」
    「不要紧不要紧……啊……按摩会舒服是很、唔、普通的……」
    要害被爱抚的正阳断断续续的回答,倒是让雁茹放下心来……之前她还以为自己好像高潮似的兴奋起来,并不是正常的反应呢。
    「好,快点吃吧,不然一会萝蔔糕就凉掉了。」刚才上涌的射精冲动又减弱下来,正阳马上提醒跨坐在自己脸上的人妻继续「準备调味料」。
    「嗯~」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雁茹重新开始对那巨大的肉棒进行爱抚。
    龟头重新被温热口腔包住,正阳并没有再进行猛烈的攻势,而是用手指轻柔地爱抚着阴唇,偶尔用舌头挑逗一下那红豆似的阴核而已。
    享受着长辈的热心按摩的雁茹,则是一边用舌头舐弄龟头,一边用手抚摸及轻捏着那饱满的阴囊,亦不时用嘴唇吸吮肉棒表面;同时受到了好几种刺激的正阳再也忍不住脑中喷射的冲动,自然地把腰抬起,让肉棒顶进雁茹的嘴中。
    「要……要射出来了!乖乖的含住,不要那么快吞掉喔!」
    「咕嗯、唔唔!」
    突然被粗壮的肉棒给塞满了嘴巴的空间,几乎无法说话雁茹只能呜咽了两声示意。
    然后,阴囊中储积起来的精浆迫不及待的跑过细窄的输精管,彷彿要抢着把美丽人妻的嘴巴给完全染白似的,从马眼中喷洒出来,很快就佔满了她的嘴巴。
    由于正阳的要求,雁茹并没有吞掉那大坨精液,而是很小心的把它们都吐在盛着萝蔔糕的碟子上面。
    只见一大堆传出栗子花似的强烈腥臭,黄白色的黏稠液体就这样被吐在散发黄牛好
    香味的萝蔔糕旁边;虽然颜色接近,可是除了颜色以外就没有共通点的两者放在一起时,显得格外的诡异。
    「嗯~好香喔!」凑近了碟子嗅了嗅,一阵阵浓烈的鲜味跑进了雁茹的鼻子里,让她忍不住拿起筷子,将萝蔔糕沾上大量白浊的男汁然后吞下。
    看着亲手把自己射出来的数亿新鲜精液当成美食放进嘴里咀嚼吞嚥,正阳一想到自己能够让无数健康的精虫畅游在眼前美艳少妇的胃里,他就觉得刚才用力射精完的阳具又充满了力量。
    雁茹很快的就把白汁萝蔔糕丁点不留地吃乾净,还将那带有奇怪苦味的鲜甜参茶给慢慢饮光;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总觉得这参茶有种微妙的尿骚味,舅舅新鲜弄给她的白汁也黏黏稠稠的,卡在喉咙不好吞嚥。
    等了一会儿,设置完甚么的正阳坐在沙发上面,把她给叫过来。
    「雁茹啊,我们来玩一个新的游戏…………」
    在客厅的正中央,一台手提录影机对準了正前方的沙发,忠实地录下了在那里发生的事情。
    「嗯……各位好,我是雁茹……是唐家的媳妇……」全身赤裸,任由坚挺双乳跟下阴毛髮暴露在镜头下的雁茹以M字开脚的方式蹲在正阳上面,对着录影机说道,「今年二十七岁……现在是……大学的副教授……」
    「小雁雁忘了说三围喔~也不要忘记舅舅刚才说的东西喔?」双手很不规矩地摸上乳缘的正阳说道。
    「嗯嗯……34D,25,35……」回答着,雁茹用手指将阴唇向外面拨开,让阴道也暴露出来,「现在……人家要跟舅舅……玩插穴游戏…………因为小雁雁是很欠干的婊子……很想吃舅舅的大肉棒……让长辈的精子在人家的子宫黄牛好游泳……抢在启文之前,让小雁雁生孩子……让舅舅可以玩小婊子生下来的小骚包……嗯……」
    或者是刚才的游戏太久了,说完淫乱到不行的台词,以为只是在进行角色扮演的雁茹不知怎的觉得身体很热很软;要不是正阳的手扶着,只怕她已经整个人躺在他的身上。
    「舅舅……这样可以了吗……?」
    雁茹转过头向正阳询问,同时微笑了一下。
    「那么我现在就满足你这淫贱的骚尻!」
    再也不想忍耐下去的正阳猛地挺起腰桿,将已经硬到发涨的阳具用力顶进了紧窄的阴道里。
    「哈嗯!」受到突袭的雁茹发出了呻吟。
    「噗啾」一声,事前已经被淫水弄到非常湿润溜滑的蜜穴,几乎是没有阻碍似的把整条阳具吞下,直至根部;已经氾滥成灾,半透明的淫水也随着这充满劲力的一插而挤出。
    「唔啊!小、小雁雁你太棒了…………夹得俺好爽……」
    「舅、舅舅才是呢……把人家……弄得好舒服……这、这个游戏……真的好
    好玩……就、就好像……嗯啊!在……在爱爱……似的……哈、嗯、嗯嗯……」
    本来还打算先让肉棒停留在阴道内享受一下久违的青春美肉,但是正阳实在没有耐性再忍下去,所以马上就开始了强烈的抽插,毫不留情的开始用龟头撞击着守护子宫的肉门。
    「猜谜!我、我们现在在做甚么呢~?」
    一边进行活塞运动,正阳一边追问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美少妇。
    「唔、啊啊……按、按摩……嗯啊!不、不对吗……人家太舒服了……回答不出来啦……哈啊!是……是跳舞吗……嗯嗯!嗯、啊、哈…………」
    阴道被猛烈地抽送着,意识被快美的闪光给弄得神智不清的雁茹哪里能够好好的回答?她也只能一边吐吐吞吞的胡言乱语,一边舞动纤腰让身体任性地配合着长辈的动作。
    「你错了,我们其实是在做爱……啊!」
    宣布了真正的答案,有点疲倦但也不打算停下来的正阳用力的将肉棒顶进去阴户里面。
    「啊啊!才、才不是呢……舅舅真爱开玩笑……」
    承受着活塞运动,以自己的美艳肉体作出无耻行为取悦长辈的雁茹,却是一边摆动腰板让正阳更好动作,一边发出了梦呓。
    「人家、咕,对启文很专一的喔…………喔、哈嗯……绝对不会……背着他做坏事……唔,嗯……所以……啊!这、这个……现在我们……哈、嗯……一定不是……嗯、唔咕……作爱爱……呀啊!」
    然而,那台接驳着脚架的录影机,却是忠实地拍摄下两人的交接之处:…
    只见隐约透出亮红色的美白阴唇,正不知羞耻地吞吮着阳具的巨根,男女的阴毛也在连续不断的抽插之下纠缠一起无法分开,那装满了男汁的阴囊更是一下一下的撞在美妻的俏臀上面,发出了「啪啪」的猛烈肉帛声。
    「噗滋噗滋」的,于紧窄阴道中进进出出,开垦着人妻的肉棒一边冲撞着贞洁的花蕾,一边摩擦着那美嫩的蚌肉;随着开始急促的呼吸,阴壁的收缩挤压也越告加剧,彷彿是要把肉棒内藏的所有精力跟慾望都搾取出来似的。
    而正阳胯间被不停搾取的男根,则是用力地进行抵抗,不断刺激阴壁上的无数充血起来的蜜肉,让它们将强烈快感传到雁茹的脑海中,使她任由性慾控制自己的行动。
    「小,小雁雁,这游戏差不多了喔……你舒服吗?」
    「嗯!人,人家好舒服……啊、哈、嗯嗯!就、就好像……在被甚么按摩似…的……啊嗯!下……下面、好涨喔……啊喔!」
    「怎么,我们现在像不像在做爱呢?」
    「唔、唔…………跟启文爱、爱爱的时候也是这么舒服……嗯、嗯喔!虽然现、现在的比较……唔,啊,啊、哈喔!比、比较……舒服……啊!但是……人家跟舅舅……啊、嗯嗯!不是爱爱…………只是……嗯……运动而已……」
    随着录影机的奋力工作,在交合之中聊着天的男人也渐渐的加快了动作,犹如期待着将要到来的甚么似的;而承受着雄性风暴的波浪发人妻,则是感到害羞似的,脸蛋儿染上了红潮。
    令她不解的是,明明正阳舅舅只是跟自己一起运动而已,怎么自己总是会想到跟启文在晚上干的那档子事呢?
    可是,身体每个部份都好舒服,特别是好像被甚么给按摩着的胸脯,以及不黄牛好知道为甚么一张一合地咬紧甚么的下阴,正不断传来性爱时才会出现的快感。
    也许,这种运动会让人舒服到好像在爱爱一样,所以她才会觉得自己在被很粗大的肉棒给抽插着似的;但是,两腿间一直传来麻酥的感觉,加上有点酸软无力的腰部,让她无法再深究下去。
    「好、好涨……好像……被很、很粗很大……嗯、哈……的甚么……啊!」
    「那个是「大懒叫」喔。」改变姿势,正阳让自己可以抱着雁茹进行更猛烈的抽送,嘴巴也不放过这个玩弄人妻的好机会。
    「跟我说吧……」在雁茹耳边慢慢的说了一串话之后,正阳继续挺腰进攻着人妻的下半身,「……来,试试看,会更舒服喔?」
    唯唯诺诺地点头,有点昏乱的雁茹承受着快感,贴近正阳耳边的嘴唇吐出了对方要求的字句。
    「小、小贱人现在……正被舅舅的大……啊、嗯啊……大懒叫插穴穴……啊
    嗯!骚雁雁……咕嗯……嗯……爽、爽到快要尿尿……好像……好像小孩子一样撒尿……啊,嗯嗯!可,可是……这、里……喔,呀啊!是、是客……厅……」
    「是喔,在客厅撒尿是不对的喔?那么要怎样罚小雁雁呢?」感到无比刺激的正阳用力搓揉着美乳,呼吸急促的追问。
    「要……要罚的话……嗯、啊……就快点用舅舅的大屌……唔、咕啊!用屌插烂……人家的、骚尻…………哼、哼嗯!然……然后……用新鲜的精子……哈嗯,啊,啊!射、射爆人家的子、子宫……嗯啊啊!」
    「之后呢?」兴奋到脸都充血起来的正阳扳开了雁茹的双腿,让承受着粗大阳具突刺,淫汁飞溅的阴部亮出,「只是射爆你的子宫舅舅不会高兴喔?」
    「所、所以……啊嗯,呀啊……等……啊,啊、哈哼!等淫贱的……小雁雁怀上……怀上舅舅,啊、唔嗯!舅舅的……孩子……嗯……嗯啊……养大……帮舅舅、嗯嗯、啊啊!发、发洩……天天都……啊、可以……射精洗乾净……人家母女……呀啊,嗯…………发痒的小、小骚穴……嗯!」
    说出这些话之后,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被一个猛男给抽插到失去神智,即将高潮的地步了;这种奇妙的感觉,让她忍不住抱紧了眼前的长辈,尝试在这快感的风暴中,寻求一点安全感。
    殊不知道,她所紧紧拥抱着的正阳,正是让她高潮的元兇。
    「是喔?那么就让舅舅好好的……帮你!」
    像火棒一样的龟头,彷彿是要逃避咬吮自己的无数肉摺,忽地顶破了雁茹最后的贞洁,灼烫的雄性象徵就这样猛然的突进,贯通了那动人的花径,直捣温暖紧窄的子宫。
    「啊…………咕嗯……」声音被那一截给完全打断的雁茹半翻着白眼,随即被正阳给扳过脸,强吻下去。
    随着两条舌头再度开始交缠,在雁茹下半身放肆猛攻的男根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幼嫩花房,猛摩着那分泌出黏液的子宫壁,狠狠地侵犯着弟媳只属于其丈夫的重要女性器官。
    随着这犹如要撞到心中的抽送,雁茹只觉得脑海中的某片空白急速地扩大开来,让她无法继续思考;而这个反应,也很忠实的表现在那开始痉挛的一对玉足上面。
    「啊,啊、啊、喔、嗯啊~~~!!」
    很快的,正阳的肉棒就被高溯所引发,几乎是喷射出来的淫汁给打湿,让他浑身打了个激灵;同时,抽搐加剧起来的肉壁让正阳的肉棒受到了跟之前无法相比的刺激,使他脑中只余下喷射的冲动。
    「雁茹,接下来会更舒服喔?」说着,正阳更用力的挺腰,让龟头不断进出着那本来紧合着,却被火热阳具给顶开的子宫颈;从他背脊传来,既似电流又似冻气的奇妙麻痺感,让他没办法再阻止输精管中蠢蠢欲动,正準备降落在子宫床上的精虫们。
    「咦……嗯哼!?」
    神智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雁茹,只感到某个坚硬的尖端顶在自己很重要,很柔软的部份上面。
    「我、我要射了……!」
    随着正阳的低吼,被禁制着的射精冲动终告完全解放,胯间玉丸彷彿要趁现在把内藏的雄性淫慾给全部搾取出来,贡献在征服人妻的战役似的一抽一弹,强烈的抽动起来;而无数精液也冲过了快要被挤破的输精管,猛烈而浓密的白浊浆汁亦大片打落在雁茹幼小的子宫里面,好像要渗透进去似的,着床。
    数之不尽的精浆不断打落在雁茹的玉谷,黏稠的触感让被中出的人妻在很短的时间内再度飞上了快感的高峰。
    「不,不行,脑子,脑子好像一片…………啊啊喔喔~~!!」
    理性再度被精液引导的高潮洗成白茫茫的一片,无意识地大声呻吟起来的雁茹,任由自己最重要的部位被夺去贞洁,忍受着外人精子的入侵。
    过多的精浆把子宫给几乎完全填满,随着美艳人妻的深呼吸,同样是一张一合的子宫中很慢很慢的吐出白浊的男汁,顺着高潮喷出的淫水一起滑过仍未缩小的肉茎,点滴流出阴唇外面。
    「怎样,雁茹?舒服吗?」让阳具留在阴道中享受最后的余韵,正阳翻过身来,将雁茹的压在自己身下,也趁机让子宫内的精液不会外流出去。
    「嗯……」被狠狠的内射一番,星眸半闭的雁茹发出了低声的梦呓,那双丰…
    满的乳肉亦因为姿势的改变而被沙发压住,改变了形状,「很……很舒服……就好像跟启文……爱、爱爱一样……」
    「舅舅祝你新年快乐,年生贵子……喔!」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就此让弟媳受孕,正阳的肉棒就自然地再次跳动起来,将残留在输精管的男汁射出,填进已经快要被自己挤满的子宫里面。
    「……那,那雁茹也……祝舅舅……早点、找到个好妻子……啊嗯……」
    而雁茹口中吐出的淫秽之言,以及被散落在沙发上的波浪长髮所盖住,绯色的喘息表情,也一一被手提录影机收记录下来……
    书房内,启文正一页一页的翻阅着那本字里行间都存藏了知识的字典。
    他也不知道,自己到底看了这本书多久;对他来说,实在没有比这更加令人激动的东西存在了。
    为甚么他不早一些发现这个事实呢?要是早点发现的话,他就可以用更多的时间去充实自己了啊!
    「可恶,为甚么我没有想到!」一想到自己错失了不少机会的启文用力拍在桌上,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。
    原来,那么一拍,却是拍在书上面了。
    「……唔……「药蛊养植及护理。零二年修订版」……?」瞄了瞄书名,启文只念了一次就觉得这书很古怪,怎样看也像是伪造的东西,「这书名真够奇怪的……正阳舅舅还会看这种书啊……?」
    「喔喔,那本书我觉得漫有趣的样子,就买下来收藏啰。」
    听到回答的启文回过头来,只见光着身子的正阳抱着全身赤裸的雁茹走进房间,两人那紧密结合着的下半身还在激烈地进出着。
    「啊,嗯!舅舅!大、大肉棒……肉棒好美味!啊,嗯,呜嗯!小、小穴要被……啊!嗯、呀啊……被插爆了!」
    雁茹发出的叫声,好像完全没影响到启文似的;只见他露出了一副理解的样子之后,就转头重新进入字典的世界。
    「对了,雁茹说……啊!今天晚上想留在这里过……夜!」说话同时腰部用力上顶,几乎是用喊的正阳问道,「没有问题吧?」
    「不,不行!舅、舅舅的棒棒!顶到,顶到里面了!」
    「嗯,反正明天是星期六,她也不用回学校。」基本上很尊重妻子的启文二话不说就同意了她的要求。
    反正不要阻碍他看书的话,甚么也好。
    「高、高潮了!小、小贱妇、啊、嗯嗯!要、要……喔啊啊~~!!」
    「……好,明天我也去买一本朗文英汉字典!」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成人 av天堂网2016_影音先锋av资源看我撸_亚洲av成人网_韩国av女演员名单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