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年妇女少年郎

    时间:2018-02-06 大学校外有家饭店,老闆是个外地来的女人。
    她的老家是一个山清水秀的水乡,女老闆常说她们那里的女人粘着俊山秀水的光,个个珠圆玉润,肤白肉细水灵灵的都很美貌。就像这个女老闆来这个城市近二十年了,人到中年不如年轻时婀娜苗条,身形已显发福。但胸丰,背直,腰凹,臀翘,突凹有致,别有一番风韵。
    有一个大学男生,常来这家饭店吃饭。有两个原因,一是价格和校内食堂相差不多,二是适合他的口味。
    生意人都会观察自己的客人,这个女老闆也不例外。她发现这个常来吃饭的男生与其他学生不同:不与同学结伴也不夸夸其谈引人注意。他长相不错,个头不矮,却没见他带来过女生,他总是一个人默默点菜吃饭吃完就走。
    她开始猜测这个男生:孤单无人缘,穿戴不入流,点的菜又都是价格偏低的家常菜,可见其家境一般。不过,这孩子长得白净,安安静静,规规矩矩,让她看着心存体怜。
    有一天,他来吃饭的时候,女老闆坐到了他身边,挨得很近。他脸红了,局促的往桌边斜身。
    她问:「小同学,是大一吧?」
    他脸色通红,点点头算是回答了。
    大一,是个十八九的孩子。女老闆自己有两个孩子,女儿比他大,已经上大二了,儿子和他相似去年高考不好复读,今年还要考。
    她又问:「小同学,叫什么名字啊?」
    他回道:「姓周。」他的脸更加的通红。
    「嗷,周同学。」她还想说些话,可是看到这个男生脸红拘束,知道他是害羞就停住了话音。她明白有些男孩在女人面前会害羞,可自己已是四十四岁的中年妇女又不是黄花大闺女,还能让他脸红害羞,这个周同学真是个老实男孩。
    「那你慢慢吃吧,我还忙呢。希望常来啊。」她抚摸了一把男孩的肩膀,然后离开了。
    从那以后,周同学从常来吃饭变成了勤来吃饭,女老闆对他这个变化都看在了眼里。
    饭店的生意不错,客人络绎不绝,她是饭店老闆,总是不断地与客人寒暄聊天,可她却从不跟周同学主动说话。但她会经常叫过服务员,看他点了什么菜,不言不语看他一眼。
    转眼到了来年的暑假,暑期饭店的生意清淡,女老闆赶紧回了趟乡下老家,在老家住了几天,她做了件隐秘而又非同寻常饱含激情的事,然后心有不甘地返回城里忙活起自己的生意。
    这天,他又来了。她看到他,内心一热,有种久违的感觉。
    她变了,主动迎上前去:「呀,周同学,好久不见啊,跟我来吧。」她带他到窗前的饭桌,弯下腰帮周同学擦本来就很乾净的座位。
    「上次来没见到你。」他在她身后低声说着。
    周同学这么一说,她即刻反应过来了:「哦,我回老家了,刚回来。没有告诉你,对不起啊。」她撅着屁股回头看他,接着说:「你想我?」。
    他点头,没有出声。
    她又问:「你放假也不回家吗?」
    他说:「我家就在学校里,我妈是这个大学的教授,每天忙她的工作,顾不上我。我爸在国外工作已经两年了,不回家,我都是一个人。」
    女老闆听此一说,才知道这男孩家境不错啊,自己咋就没看出来。
    她叫他坐下,喊过服务员拿了本子,很麻利的写下两个菜,对服务员说:「去上菜吧。」
    她对他说:「葱爆大虾,牛尾汤。喜欢吗?不贵的,以后你再来吃饭,我给你定菜定价,就像妈妈在菜场里买菜,回家自己烧出来一样的价。让你吃好,行吗?」
    他点点头。
    她在他走的时候对他说:「常来啊,男人靠吃,女人靠睡。」
    果然,他勤来吃像妈妈一样的菜。在周同学的眼里,女老闆对他的神情总是在平静中透着体贴。
    然而,周同学怎么能懂女人,哪知道女老闆真实的样子。
    暑假期间饭店下班早,那天晚上,他路过饭店,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推门。
    此时,女老闆忙完一天的生意洗完澡,穿上一件短浴衣走下楼梯。她每晚都要检查一下饭店然后再回楼上的卧室睡觉,这是她多年的习惯。
    周同学推门的时候,她正在大厅的镜子前敞开浴衣欣赏自己的身子。
    从老家回来这几天,好像胖了,人到中年稍不注意就发胖,她摸着肚子,该减掉一圈肉啊。自己的乳房不再是圆滚滚的肉球,而像张在胸前的木瓜,她两手托起,很大啊,很有女人味。她看到自己的阴毛,在老家掉了少了,稀疏的遮不住两腿间的缝隙,她在阴户自摸了一把,自嘲:还能怀春啊。
    正在这时,她听到门口的响声,急忙繫好浴衣,来到门前。
    她从门帘缝隙看到是他,穿着休闲的短衫短裤像纳凉的样子。
    她想静下神来,毕竟自己在他面前一贯形象俱佳,可止不住心像浮在水面的春舟遇到风开始蕩漾。
    她环视饭店大厅心跳不已:我是连裤头都没穿的女人,他是个男孩。
    他隔着门帘看见了她,四目相视,女老闆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想念。这眼神多像自己的儿子啊,可怜又可爱,她不想拒绝他了,而且想他该融入自己。
    她开了一条门逢:「进来,快进来,孩子,我还光着屁股呢。」这样的话语就像在家里一样亲切。
    女老闆把周同学拉进门,也拉斜了自己的衣领,她把周同学带到大厅等餐的沙发旁,周同学看到女老闆散披着头髮,短浴衣下裸露两条白白的大腿,领口斜敞一只乳房几乎露在外面。
    猛然间,他全身发热,额头冒出了汗。这不是平常的她啊,她不该是这样的,他感觉自己犯了错误忙说:「下班了,对不起!我还是回去吧。」
    「别啊,饿了吧?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。」
    「不要了,我不饿。」
    「是吗?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啊?」女老闆柔声问道。
    「我不想回家,我妈去外地讲课了,家里没人。我路过这里--想看看你。」他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女人特有的香味,脸红气短的说。
    「想来看我?妈妈不在,才想看我,是吗?」女老闆又想到了自己的儿子,声音更加甜蜜了。
    「不是,就是冷清,心里想你。」周同学低声答道。
    「想我?想我这个女人?」能被男孩在心里想着,女老闆心悦不止。
    「是!我就是想你!一直想你!」周同学看着女老闆说的很坚定。
    其实他不知道,女老闆是个春心未泯的女人,一直以来她很喜欢他,只是碍于中年妇女的矜持和特有的顾虑,她不能轻易表露。现在,她想要这个男孩了。
    「有女人,你就不冷清了。」女老闆柔声细语说着话,掀开浴衣露出一只乳房:「孩子,你看,我的奶像家吗?」
    周同学惊了,万万没想到女老闆还会做这样的事。他盯着女老闆袒露的乳房,两眼发直,阴茎充血说不出话来。
    女老闆看着他发窘的样子,心想:他比自己的儿子还老实。她手放到自己地乳房上,当着周同学的把乳房像团发面一样揉搓起来。周同学看着女老闆的乳房,在她的手中肉肉的,软软的,还把乳头捏翘了。
    女老闆抚摸自己的乳房对他说:「有奶便是娘,有娘就有家啊。你以后就把这里当家吧,你看,你姓周,我姓吴,从百家姓上讲我们是罗在一起的,周上吴下,你还在我上面呢,」
    她放开乳房,伸展双手,一只手掌垂下中指对他说:「这是你--」然后她又把另一只手握成圈:「这是我。」说完她两手结合到一起,中指在上插进圈中。
    这插入的手势傻瓜都知道其中的含义,周同学心里明白还傻点着头:「可你年纪比我大又是老闆,我哪能在你上面啊。」
    女老闆把两手翻过来圈套中指上下动了动说:「这样也行啊,女人能上能下。以后我叫你小周,你叫我吴妈或吴姐?--还是叫我吴姐吧,要不显得我太老了。」哈哈哈,女老闆笑了起来。
    他说:「行,吴姐!」
    女老闆说:「这多好听,亲啊。你想喝什么?姐可没奶给你喝啊。」没等他回答,她就跑到吧台拿了可乐回到周同学身边,她对他说:「这里是我的家,下面工作,上面睡觉。我老公在深圳,我有两个孩子,女儿在上大学,儿子开学就上大学了,我们夫妻孩子分居三地很多年了。看到你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。」
    女老闆对她的家庭没说实话,其实她的男人就在乡下,她的男人除了能种庄稼,没有别的本事,所以女老闆打心眼里瞧不起他,就自己来到了城里。
    周同学听女老闆讲到她的家庭,他问:「姐,那你不想他们吗?」
    「哈哈,」女老闆笑着说:「想,姐是狼虎年华,最想老公,那是啥滋味你懂吗?--哈哈--。」女老闆把头髮撸到脑后,乳房靠到周同学身上说:「姐是有夫之妇,想男人都不敢乱搞,这个奶子不该让你看到,她是有主人的啊。」
    女老闆瞄着周同学,周同学盯着她的乳房。
    他的眼神使女老闆想起自己的儿子,他们年纪相仿啊。
    前年回家,天热,她衣着单薄,儿子的眼神就像他这样看着自己的胸脯。她知道儿子长大了,对女人的肉体存在好奇,乡下男孩不如城里男孩见识多,孩子可怜,自己该做个开明的母亲。再说,女人的乳房,本来就不该神秘,让他看看也不为过!
    她问:「儿子,是不是想看妈妈?」当时儿子的表情羞涩,就像现在她眼前的周同学一样。
    她告诉儿子:「你长大了,是个男人了,大方些,想看女人就告诉妈。」儿子点头了。
    她掀开衣衫,露出一对大乳房。儿子也是气喘脸红,但很快就伸过手来,摸了她的乳房。
    那以后,她对儿子有了很强的吸引力,他几乎整日一刻不离她的身边,只要旁人看不到的时候,儿子就会伸过手来摸她。这让她有种偷男人和被男人偷的感觉,她常被这种感觉刺激的心跳,她很自觉地配合儿子,总是找到无数理由和儿子去没人的地方,让儿子摸弄她的乳房。
    儿子的摸弄让她舒服极了,回城以后,夜深人静时,她会摸着自己的乳房,想着儿子的手。
    有一天晚上查店,她捡到一本画报,翻开一看,全是裸体女人。
    她急忙回房,擦乾净书面,洗好手上床翻看。那上面的女人个个漂亮水灵,大奶,细腰,白屁股。有几个女人还撇开腿,毛毛沟沟都看得清。她感歎女人真美啊,要是儿子看到一定喜欢。她决定把画报带给儿子,让他长足见识把女人的身子看彻底。
    她遗憾,自己毕竟是妈妈,不能给他女人的全部。那晚,女老闆给自己手淫到高潮,屁股大腿都湿了。
    女老闆这次回家之前就知道儿子考上了大学,遗憾的是学校不在她所在的这个城市,开学儿子就要离家远去了,这次回家她一心只想着陪儿子。
    回家前两天,她和儿子要躲到没人的地方才能坦胸露乳,给儿子乳房,陪儿子偷看了她带回来的画报。
    她冷落的自己的男人,她男人也没有不满。她男人觉得这儿子一旦走了,也会和女儿一样不再常回家,见面都难,当妈的亲儿子也是理所应当。女老闆回家带了不少钱,过了两天她男人就拿了一笔钱,说是去镇上做事走了。
    男人一走,女老闆和儿子可就方便了,他们不用躲藏避嫌,在家里女老闆就可以光着胸脯,陪儿子看裸女画,让儿子拿她的乳房和画上女人的乳房做一番比较。但是,这个游戏玩了不久儿子就没有兴趣了。
    儿子不想看画报了,因为纸上的裸女能挑起他的慾望,但却解不了他的慾火。一天女老闆起床光着上身穿上西裤,她穿西裤很好看,腿长,臀翘。她晃蕩着乳房进了儿子的屋。儿子的床下扔着那本画报,她捡起来坐到儿子身边,儿子直接把手插进她的两腿,她看着慾火中烧的儿子,放开了双腿,任他隔着裤子摸她的下体。
    他对她说:「妈妈,你里面东西这才是女人真正的东西。」
    女老闆明白,她和儿子的关係就差一条腰带了,只要解开,他们之间就是名副其实的男女关係了。她不拒绝儿子,他看了这么多画面上的裸女,却没有一个真实的女人,让儿子摸自己的阴部吧还隔着裤子呢。
    可儿子的手毕竟是男人的手触及到自己的阴部,上下抚摸,搞得她内心也激蕩,淫水一股股止不住淌出阴道,搞湿了小小的内裤和薄薄的裤子。她跟儿子解释说:「妈妈的这里不像你们男人,我这里摸上去是平坦潮湿的。」
    儿子看着她,用手指往她的里面抠,儿子说:「妈妈,你湿透了。」
    女老闆被儿子摸得阴户大湿,情何以堪,她伸手摸到儿子的裤裆,抓住了儿子的鸡鸡,她心里想:儿子的东西能是个什么样子呢?她仔细的摸,不小,挺硬。
    她猛然觉得:自己是否太过份,像街头的妓女拉个男人一进房就坦胸露乳摸人家的鸡巴。她要把手收回来,却被儿子拉住紧紧按在他的鸡巴上。
    她问儿子:「你想让妈妈干什么?」
    儿子说:「都行!」
    「都行?」女老闆回问。
    女老闆和儿子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,她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的,总得付出点实质的行为给他性满足。直接跟儿子性交,就是脱下裤子的事,但自己是长辈总得有点尊严。
    她对儿子说:「妈妈给你手淫,这是当妈的能给儿子最好的泻欲方法了。」她脱了儿子的裤子。
    儿子的鸡鸡坚硬的向上挺着,像根折不歪的木棍。她感歎:有毛,有力,年轻的大鸡巴,真好看。
    女老闆往手掌吐了一口口水,握住儿子的鸡巴轻轻地撸起来。
    她扶弄着儿子的鸡巴,感觉这个鸡巴越来越长,越来越硬,儿子越来越像自己的男人,自己越来越像他的女人了。她不由自主地伏到在儿子的怀里,双奶紧贴他的胸前,两腿挟住了儿子大腿,儿子的腿毛隔着裤子都能刺挠她的阴毛,她喘粗气了。自己半光着身子抓着人家的鸡巴,就算他要强姦我,也不是他的错。
    她问儿子:「你想要妈妈吗?」
    儿子说:「要,我想要,要你的屄!」
    她点点头:「妈给你!操!操你妈屄!」
    她非常麻利的脱了裤子,露出下体的同时她的心也放开了,终于可以不必伪装在儿子面前赤身裸体了。
    女老闆的身子很有中年女人的风韵。她很想让儿子好好看看她身体的全部,尤其是他出生的通道,她的阴户。
    可是,儿子被慾火烧焦了,根本顾不上欣赏妈妈的玉体,脱光衣服就把她压倒在床上,劈开双腿,把坚硬的阴茎硬生生插入了她的阴道。
    她当时哭了,自己的身子被儿子翻来覆去,儿子的阴茎一直不停倒腾她的阴户,可她一点快感都没有,只是哇-哇-哇--直哭,泪流满面。她的哭是,儿子没有见识,不懂风情,对女人横冲直闯,搅坏了自己做爱的心情,又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他,儿子太需要女人了,自己该早点给他。
    女老闆和儿子在她哇--哇--哇的哭声中做爱了。
    儿子看到身下的妈妈白肉乱颤,乳房横跳,哇-哇-直哭。他以为妈妈被他搞舒服了,太兴奋了才有这样激烈的反应。这更加刺激了他,妈妈,不再是只让他摸奶,陪他偷看画报,隔着裤子摸到的女人,她是个丰满又好玩的女人。
    他往上掀妈妈的腰,中年妇女有的是性经验,她知道儿子要从后面来,她哇-哇的哭着,崛起屁股跪在床上。可是儿子刚从后面插入,他就射了,精子全射进了她的体内……
    儿子一脸惭愧:「妈,我没让你舒服。」
    女老闆对儿子说:「搞女人不能这样鲁莽,是要调情的,在妈妈身上学吧!」
    自己的男人不在,女老闆和儿子睡到了一张床上。几天来他们尽情做爱,享受不尽云雨之欢。她很真实的尝试了儿子的威力,男孩,男孩在女人身上有发洩不完的精力,真让女人过瘾。每次和儿子性交完,她都会对儿子说:「你把妈的屄,弄得很舒服。」
    要回城的前一天,儿子使劲撸她的阴毛,撸下一把,儿子对她说:「妈妈,这是你的屄毛,真女人的。」儿子把她的阴毛夹藏到画报中。
    女老闆想着和儿子渡过的那些天,乱情而又淫蕩。再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孩,她想得心跳,摸着自己乳房,捏着自己的乳头。
    周同学看到这个女人自摸乳房,端饮料的手都哆嗦了。
    女老闆挪开身子,裸出大腿。她的大腿浑圆,饱满,挺结实。
    她问:「好看吗?」
    周同学瞅着女老闆的大腿心里抓痒,但不敢说出口。
    她冲着周同学:「嗯?摸一下啊,这是女人的大腿。」
    周同学发抖的手,伸过来急忙摸了一把说:「好看!很结实的。」
    「你姐是干粗活的女人,腿结实。」她瞅着周同学又重複了已经说过的话:「你知道,我现在是光着屁股的。」
    周同学轻声道:「哪能呢,姐,你穿着浴衣--」
    女老闆轻声一笑心想:我这般模样,露着乳房光着大腿,是个男人都得心焦,你还装傻啊。她踢了他一脚:「我是说,我没穿裤头。」说完,女老闆把浴衣往上一提,露出大腿根。
    周同学看到了她的那里,有一道明显的沟,还有黑毛。他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那里--女人的阴户,头轰地炸开,大脑发木,两眼发直,舌头打颤急忙对女老闆说:「吴姐,对不起!对不起啊。」
    「什么对不起啊?你又没错,是我不看好家护好院。」女老闆用手摀住阴户说:「小周,这是看家。」接着又用手摀住乳房说:「这是护院,是我自己敞开大门,不关你事。哈-哈-哈--」她抬起双脚夹住周同学的腿笑了起来。
    女老闆如此放浪,搞得周同学神魂颠倒,鸡鸡硬生生要把短裤顶穿。他坚持不住了,拉过女老闆的手硬让她摀住自己的阴茎。
    女老闆对男人就轻架熟,旋即握住周同学硬邦邦的阴茎,对他说:「小周,姐姐只有一个男人,好久没见过面了,都忘了男人鸡鸡什么样了。让姐姐看看你。」周同学听女老闆这么一说,迫不及待地退下短裤,鸡鸡像折不弯的棍子竖立在她面前。
    女老闆看到年轻的阴茎,心里就是一个喜,她说:「真是好鸡巴,就是该给女人的好东西。
    周同学听到女老闆的夸奖,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,他看着她的手在他阴茎上灵巧的抚摸,感觉那就是皇后仙女的玉手。他很兴庆今晚推了饭店的门,有了意想不到的女人,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经历,否则还是一人在家冷清的上网呢,女人真好啊。他被女老闆摸得舒服,身子都快躺到了。
    女老闆这个时候没有全裸,只是露了只乳房和阴户,她可不想像个老妈子伺候少爷那样给他手淫,让他舒服的射出精液。女人要吸引住男人才得到自己需要的快感,她问他:「告诉姐,你看过几个光身子的妇女?」
    他说:「没有!一个也没有。」
    女老闆说:「是吗?男人对女人都这么说。现在就咱姐弟俩,孤男寡女,你想看全裸的妇女吗?」
    他回答道:「想!吴姐,我想看你!看你全身!」
    女老闆很爽快:「看我就对了,保证不吃亏。可是,你可别只看贴不回贴,偷着打飞机啊。」
    没等周同学回话,女老闆站起身,转向身后,解开浴衣,扔掉浴衣:「你看吧,光屁股的妇女!」
    周同学第一次看到赤裸的女人,儘管是背面,圆肩,细腰,大屁股让他无法克制。他情不自禁的歎道:「哎呀,妈呀--女人是这样啊--」他跪下身抱住她的屁股亲吻起来。
    女老闆心里那个美啊,任他亲自己的屁股,好一会儿才转过身来,搂起他的头:「看我前面啊,这才是真女人。」
    周同学看到了女老闆两个沉甸甸的大乳房和翘起的乳头。他吞着口水想去吃奶却被女老闆按住了头,她抬起一条腿搭在沙发上对周同学说:「这里才是人女的中心--屄!」
    「啊-」他惊讶了,女老闆门户洞开,他看到女人的东西。屄,像在细细绒毛中开放的花,阴唇像大小的花瓣,阴蒂像花蕾,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。他傻呼呼地问她:「姐,女人这里都是这样吗?」
    女老闆说:「应该吧,女人的结构都是一样的,就连你妈妈,她这里也该是这样。」
    「啊!」周同学大歎一声:「我要亲你!」他抱住女老闆的腿把嘴唇贴到她的阴唇上。周同学第一次贴到女人的肉体,感到女人哪里都香,嘴唇对着阴唇,就连女人阴道内流出的淫水,也是芬香盈口。他抱住女老闆的屁股尽兴的亲啊,舔啊,舌头都伸进了她的阴道。
    女老闆被他亲的「啊--啊--」直喘粗气。她感到这孩子对她有深情,连嘴都没亲过就直接亲了她的下面。
    她感动了,阴唇阴蒂被周同学亲吻着舔动着,身体从里到外的美妙无法用语言形容。她很激动,就像初试男人的少女不停吟呻:「啊--啊-孩子啊--孩子--太舒服了--啊-啊--我的啊屄--啊--啊--」她痛快的喊叫,浑身的肉都在哆嗦:「啊呀--啊呀--我-受不了--受不了--我--我--」她浑身酥软倒向沙发。
    周同学爬到她的身上,舌头伸进她的口腔,周同学的舌头上还沾有女老闆的淫液。
    两个乾柴烈火的男女碰到一起,哪还有章程,周同学神魂颠倒,两手在女老板的身上乱摸,女老闆阴户蹭着周同学的大腿,两脚乱蹬胡乱地说:「我是乾净的女人,没有过别的男人,咱俩都成这样了,你想和我--操屄吗?」
    周同学按着她的乳房说:「想,太想了--」
    她拉起周同学像剥葱一般麻利的脱去他的汗衫,赤裸相对了,周同学挺着阴茎立马就要和她性交。女老闆抓住他的阴茎说:「别急--我让你享受女人--」说完,女老闆半老徐娘发福的身子紧紧拥到周同学的怀里,她像个撒娇的少女眼露羞涩,含情脉脉扭动着浑圆的肉体,低声道:「你早就该来找我了,让你有女人。」
    周同学低头看女老闆,自己的阴茎捅在她的肚子上。
    女老闆握住周同学的阴茎说:「哼,你个鸡巴,就算我帮你手淫到射精,你也不冤枉今晚来这一趟,是吗?」
    女老闆用奶头在他胸前轻触,然后整个乳房贴上去揉搓,从胸前揉到他的阴茎,白白的大奶软软地裹住他的鸡巴。
    她扶起双乳,周同学的阴茎被女老闆的双乳一会儿裹住,一会儿伸出头来,伸出的头像个滑溜溜的小球。女老闆情不自禁伸出舌头,舔得周同学扶着女老闆的头浑身发颤,:「嗯--嗯--呀--呀--」呲牙咧嘴直叫唤。能把个男人弄成这样,是女人的技巧啊。她鬆开乳房,一张嘴把个鸡巴吞进口中。
    这会儿周同学被刺激大了,她能说会道的嘴,也能送给自己的阴茎,他浑身抖索,长喘粗气,抓着女老闆的头髮,看着自己的阴茎被她的嘴里吞进吐出,滑溜溜的进出自如,她的嘴煞是好看,嘴唇充满性感。
    女老闆给周同学口交了,她跟儿子都没有这么做,因为她是不喜欢口交的。一个女人离乡背井独自打拼,自有要改变自己命运的期望。毕竟,她是个大有姿色,小有心计的女人,与男人「磕磕碰碰」少不了,开始没钱又无势,她那张嘴还能容得下个把有用的男人,以后有钱了,肚皮有基础,嘴就只说话了。做工靠力,成事靠嘴。女人的嘴是万能,也是尊严的。被男人的东西捅在嘴里是耻辱,她再也不跟男人口交了。
    可是,女老闆对周同学情有独锺,就觉得他的乾净,赤裸的身体一尘不染。而且他还亲了自己的屄屄,她就该亲了这个男人,就该给他口交。
    女老闆蹲得吃力拖过浴衣垫在膝下跪下双腿,赤身裸体跪在一个比她小二十多岁的男孩面前,她心甘情愿放底全部身价,抱住周同学吐出红舌舔着他的肚子,每一口她都舔得仔细,自己的大奶子还不断触及到他的大腿和阴茎。
    她感到自己越来越像他的女人了,那根竖立在她双乳处的阴茎,被她招引得坚硬地挺着小头,像在对她展示着能量,这是一个她愿意为他奉上肉体的阳具。她觉得现在的自己不是一开始对他有好感的女人,也不是今晚他一进门想挑逗他的女人了,从她脱光身子,她就是可以和他交媾的女人。
    女老闆不觉是骨子里保守,她认为无论怎样的女人在性关係中,地位都是低贱的,这是天然注定,女人是要侍奉男人,男人不愿搞的女人其实才是悲惨的。
    她捧起周同学的阴茎,贴到脸上,真是少壮可爱,这是她该侍候的东西。她对着这根阴茎骚情大发,横在嘴上整根整根地舔着,从阴囊到龟头和两腿内侧一处不落,然后整根吞进,吐出,含龟头一气呵成。每次整个吞进又吐出之后,女老闆都会看一眼周同学的表情,像是用眼神问他满意吗?
    以前,周同学有女人靠近,他会害羞,看到女人的大腿,他会脸红。虽说年少启蒙,没有性经验,但现在的孩子获得信息的途径繁多,从书本,网络,言传都能得到许多关于性的知识,他也知道有个名词叫:口交。
    刚才他亲了女老闆的屄屄,在不自觉中给这个女人口交了啊。现在他被女人口交,让他始料不及,没想到女人的嘴和舌是那么灵巧,被她吞进嘴里,鸡鸡感到女人口腔里很温暖,她舌尖的每次舔动,都像有小蛇从龟头钻到心头,撩得他心痒难耐。
    他哈哈地喘着粗气,搂住女老闆的头髮,看着她的脸说:「我要-我要--」
    女老闆是「过来人」心里明白他的想法,可她还是像初试云雨的少女那样面带羞涩问他:「你急了?想那样我--?」
    周同学说:「可你把我搞成这样,我能不急吗。」
    女老闆把周同学的阴茎亲密地贴到脸庞说:「咳,你这个东西啊,我是躲不掉了,横的,竖的,你都想要,是吗?」
    周同学看着女老闆裸跪的肉体俯身摸她的乳房,滑溜溜的两个圆涨的肉球,他对女老闆说:「我知道你对我好,可我不知道该怎样对你好啊。我感到你比我妈还亲--」
    女老闆抬头看了周同学,目光显出一份慈祥,她伸出舌头从阴囊舔到龟头,又亲了一口:「你真坏,我是女人,可我对男人做这样的事还是第一次呢。你想,就搞吧,亲--」说完她对着周同学的阴茎闭上双眼张开了嘴唇。
    周同学看着这张脸,以前她安详宁静,让他每天都想看上一眼,远胜自己的母亲。现在,她把脸下放到自己的生殖器前了。以前她的嘴巧舌灵齿,穿堂待客,话语绵绵不绝,可是对周同学她的话语却不多,这让他在心中常生嫉妒。现在,她嘴唇微张悄无声息,对準的是自己的阴茎。此处无声胜有声,比任何话语都更能激荡自己的心情。
    这是别人得不到的福分啊,有股痒钻透到了周同学的心底:这个女人真好啊!
    周同学扳动了女老闆的头,把她的脸略微抬起,周同学看着这张妩媚的脸,龟头搁在她的嘴唇上,紫红的龟头对峙饱满的红唇,更觉这个女人真是漂亮啊 .
    女老闆红唇微张:「你今晚来得值吧?你有女人了。」
    这句话让周同学听得心动,他觉得这就是男女之间的爱。他对女老闆:「我爱你!爱你!」
    女老闆对着龟头抿嘴一笑:「你不懂爱的,我爱的是自己的男人啊--」
    周同学嫉妒了,心里觉得自己才是真爱她的人。他挺起阴茎,顶开嘴唇,插进了她的口腔。
    这太刺激了,周同学无比兴奋,低声:「我爱你--爱你--爱你--爱你--爱你--嗯--嗯--嗯--女人--嗯--女人--啊-女人--」
    女老闆被他按着头,用阴茎戳着自己的嘴。她只能:「嗷-嗷-嗷-」发着鼻音。
    他们数不清戳了多少下,真是一对愿戳愿挨男女。周同学感觉可过瘾了,第一次和女人干这事,却干得是这个漂亮的中年女人的嘴,自己就感到厉害得像比她更大的大男人。他插得更深,一下下插到她的嗓子眼。
    女老闆被周同学插得:「嗷--嗷-啊-啊--嗷--嗷啊--」哼不成完整的音调,并有泪水从眼角留下。
    她被周同学的阴茎插到了嗓子眼,使她没有做爱的快感了。女人口交可以自己掌握阴茎插入的深度,男人捅到这么深会使女人有噁心的感觉。
    她用手握起他的阴茎底部,控制住他插入的深度。周同学依然挺着阴茎向她猛冲,沖得她身子摆动,两个大奶不断碰触到周同学的大腿。
    这个对女人初来咋到的男孩不懂女人性爱时的感觉,只知道使猛劲。
    女老闆:哼叽--哼叽--嗷--嗷-啊-啊--哼叽--哼叽--地急叫,浑身的白肉都在颤动。她心想:「这个男孩很强啊,插了很多下了还没有射精,哪个男人能行?恐怕连自己的儿子都做不到。他像个不怕虎的牛犊,是给中年妇女享受性快感的极品。
    女老闆分开腿,抓起周同学一只手放到自己的阴部。他摸到她的阴部,那里热乎乎湿乎乎的。
    她躲开阴茎,仰脸对他说:「你真是有劲的男孩-大鸡巴--真可爱--哥--亲哥--我的屄屄好想啊--」
    周同学被个中年妇女一声「哥」叫蒙了,激动的他弯下腰,对着这个女老闆的肉体,一手摸屄一手模奶:「妹,亲妹,我爱你!」
    女老闆摇摇头说「别爱我啊,妹的年纪都能当你妈了,哥。」
    年少的周同学昏头了,他觉得男女有了性关係就是爱了:「我爱你,真的爱啊--」
    女老闆起身躺上沙发,摊开肉体,让周同学痛快地摸着她的肉体,她对他说:「你真是亲哥哥啊,可妹妹老了,有自己的男人又有孩子不值得你爱。妹是你临时的女人,你呢,想搞女人,就来找妹吧,我的身子让你用,玩女人--」
    一声声哥,一声声妹,叫得亲切。周同学看着这个光溜溜的中年妇女,觉得自己真幸福。他说:「你比我的辈份大,我就不能爱你吗?」
    女老闆抬头起身,把个光身子贴到他身上,用乳房蹭着他的前胸柔声细气地说:「你又这么说了,我们不能相爱的,我是个中年妇女,有男人有家庭,我总不能放弃他们让人说我是个坏女人吧。你年轻以后会有自己的女人的,我呀,可以当你这段空隙中的女人,发生性关係,满足性需求,这对你还不够吗?别傻想了,否则让我害怕。」
    女老闆抓过他的阴茎,面露中年妇女特有的温存:「真傻,我都叫你哥哥了,我们是平辈男女啊。你的鸡巴我都吃过了,我的身子你都看了摸了,男女这个时候,男大女小,你是哥,我是妹。再说一遍,别爱我啊,妹愿意是你的临时女人。哥,你弄妹的屄吧。」
    周同学爬到女老闆的身上,光身贴上光身的女人,女人滑溜溜的肌肤,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快感,女人真好啊,激动地他不知该说什么,但他还是说了:「光溜溜的女人,我光溜溜的爱。」
    女老闆哼哼笑了:「敞开门的大屄也任你搞。」
    周同学摸着女老闆湿透的阴户,他的手指先是一根,然后两根三根伸进了她的阴道。
    女老闆扭着身子低吟道:「啊呀--你真行啊--插进--几根?--」
    周同学说:「三根--」
    女老闆低声回道:「大啊--女人的大屄--哥-操我--大鸡巴操屄--操我这个女人吧-妹想死了--」
    女老闆在沙发上撇平了大腿,肆无忌惮地展露出她大腿跟的东西。阴毛稀疏的阴户,黑红相间的大小阴唇张着口,露着小小的黑洞女人的阴道,阴户下面是她紧闭的肛门。
    周同学看着女人的腿跟,女人的东西多有趣啊。他从女老闆的阴户抚弄到肛门,又回手扒开她的阴户,让自己的阴茎对着黑毛稀疏的肉洞,用龟头磨蹭着她的阴唇和阴蒂,这让女老闆感到一阵的心痒,用脚跟叩打周同学的后背低吟着:「操我--哥--」
    周同学好像突然想了什么,他问:「我--我这样不会对不起你男人吧?」
    他这一问让女老闆一愣神,心想:她的儿子搞她的时候都没有想到过他爸,这个男孩还能想到她男人,真是邪性。她假装生气瞪他一眼说:「你咋这么封建呢,鸡巴顶着人家的屄还要笑话人家不守妇道吗?」
    周同学哪有封建,只是弄着女老闆的阴户,想到她是中年妇女又有家室,不由自主顺口一说。他怕女老闆生气急忙说:「不,我是喜欢你!」
    女老闆耸了一下屁股让自己的阴户亲了周同学的龟头,她说:「喜欢!咱俩性器官不一样,就有吸引和需求,两个性器官相见,他们认识谁那是哪个人啊,这里只分男女的性,没有进出的禁区。我有丈夫又怎样?你不也顶到我门口了吗。只要喜欢,性就不分辈份和个人的状况,喜欢就相互满足和享受啊。
    周同学认识女老闆一年多了,她今晚对他说的话超过了这一年多的总合。可她的这套性理论,周同学是不认可的,自己是大学生,哪能没有分辨能力,可他做的事和他脑子中的伦理道德却大相逕庭。
    他摸着女老闆的身子说:「不认识哪来的喜欢?不喜欢哪来的性?辈分也不是可以搞乱的。」因为他觉得和这个年龄类似妈妈的妇女,他可以喜欢甚至和她做爱,是因为没有血缘也就没有辈分关係。
    女老闆觉得他真是愚,但愚得可爱。周同学摸她乳房的时候阴茎还顶在她阴户门前,她对他说:「如果你不看我的脸,只看身子,你不知道我是谁,可你知道是女人。假如,我是你妈妈或阿姨,你搞我,你搞的是女人的性器官而不是女人的辈分,对吗?」
    周同学看着光溜溜的女老闆,他无言以对了乾脆抬起她的双腿,腰一挺,整根阴茎狠狠插入了她的阴道,顶得她「嗷呀」叫了一声。
    女老闆伸手摸到自己的阴户,他的阴茎插在自己的阴户里了,她吸了口气说:「全插进来了,有女人好吧?哥--操屄--」
    周同学应声答道:「嗯-有女人真好--我没想不到啊,今晚操屄了--」
    女老闆叫周同学看自己用手耸起的乳房,喘着气对他说:「我中年妇女了--以后你会有自己的女人--到那时--」她扭了一下屁股,让周同学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打了个转继续说:「哥--我的屄屄--不会和嫂子争--现在啊--我是你可以先用的女人--」她做出一脸纯真女孩的模样。
    周同学看着女老闆做出的纯情女孩的模样,觉得很开心,平白无故得了个和妈妈一样年纪的妹妹,真是好玩的游戏。
    他跪上沙发抬高女老闆大大的屁股,这样自己的阴茎插的更深。他看到女老板的阴户像口肉质的小井,周边张着细碎的小草,里面积满了温水,他阴茎插入的挤压和拔出的抽空都有水份溢出,以致两性撞击出叭叭的水击声,这使他想起七八岁时他的小伙伴说过,咱们都是鸡鸡撒尿,那些女的那里是个尿窝窝。
    「尿窝窝」多没劲!那时幼小的他还不懂男女性器官的作用,只认为就是撒尿方法的不同。以后长大了,他知道了男女性器官是不同的,那不仅仅是撒尿的器官。朦胧女人总在吸引着他,气味,柔声,肉体,他渴望嗅到听到和看到,尤其是成熟女人的肉体和性器官。现在,女老闆让他得到了女人的一切,而且得到了女人真正的成熟的张了毛的屄。
    他感到这个女人真是无比的美丽,真是好女人,他阴茎每次插入阴户,都有一种激荡的快感由龟头传导到心底。他呼呼喘着粗气,对着女老闆更加使劲了。
    女老闆被周同学搞到外形白肉乱颠,心底浪花翻滚,哼哼吟叫。她心里知道:有男人喜欢女人才够美好。
    男女同乐才是乐,男人能做,女人会叫,结合才妙。
    周同学年少力壮,弄到了女人像放腾的马驹,搞得女老闆一波波快感从阴户涌激到心底,浪叫不止:「啊吆--啊吆--啊吆--哥--哥--啊吆--啊吆--啊吆--你妹子的--啊吆--啊吆--屄屄啊--啊吆--啊吆--」
    女老闆很久没有享受男人了,和儿子性交的时候,她一开始没有性快感,只想到对儿子的眷顾和做妈妈的面子。后来才和儿子两性融合,产生了快感。今天不是的,她一开始就全放下身段了,她要的就是让男人和自己性交,中年妇女了,老屄了,花还能再开几度。
    她在他身下头髮散乱:「啊吆--哼--啊吆--呀--哎呀奥--呀-啊吆--哥啊-哥啊--妹子欢喜啊--」
    女老闆的激荡让周同学看得兴奋不已,他压着这个女人,搓揉着她的乳房,阴茎不停的插进她的阴道:「操--操你--啊-操你的屄--我的女人--多好啊--啊-女人-女人--妹妹--妹妹--我快不行了--快要射了--」
    女老闆一听他快要射了,急忙制止住周同学,让他拔出阴茎,一同站起身来。她看着他粗大的阴茎,龟头通红,上面沾满了淫液,但她不敢去动,生怕轻轻一触他就会射出精子。
    她指指饭店大厅,对他说:「你可以坚持的,我们到餐桌上去--」
    周同学不解其意:「为什么?」
    女老闆说:「沙发是休闲的,吃大餐就得上餐桌啊。」
    女老闆光着屁股颠颠的跑去打开了楼梯的灯光,关掉沙发处的电灯,她说:「开这个灯太亮,外面能看到我们。」
    饭店的窗户是没有窗帘的,里面太亮对外面就是一目了然了。沙发是在走廊的拐角处,外面看不到。
    没有灯光了,饭厅是幽暗的,借助窗外的路灯,他们看到一排排餐桌静静的排列着。这对周同学来说是有反差的,每次他来的时候,餐厅都是热热闹闹,衣着整齐的吃饭的人,现在就只有他和女老闆两个赤身裸体的人,好安静。
    女老闆带着周同学在排排餐桌中转了一圈,她对周同学说:「光着身子走,得劲吗?」
    周同学说:「你不也是吗。」他摸了一把女老闆的乳房。
    女老闆牵起周同学的阴茎,对他说:「这是我的地方,我常一个人光着屁股转悠,今天好了可以牵到男人的鸡巴走。」
    她接着说:「哥哥啊,你看,这都是我个人的财产,我想在每个餐桌上留下做爱的纪念,哥--亲哥哥--和妹妹一起啊--玩女人--操屄屄--」她一下抱住周同学,两人紧紧拥在一起,嘴唇刚一贴住,女老闆的舌头就伸进了他的口腔。舌头缠绕着,肌肤摩擦着,他们就像久别重逢的夫妻,在幽暗的大厅里越拥越紧,他们都想把对方融合到自己的体内。
    女老闆把周同学带到一号桌旁,她对周同学说:「我们从一号桌开始,每次记住不会忘记。」
    她蹲下身,伸出舌头,从周同学的大腿舔到阴茎,有男人真好啊,自己的心情都变了。她舔着他大腿时想着他一开始摸自己大腿时的窘态,觉得自己是敢想敢做的真情女子,我可是用舌头舔的啊。她又给周同学口交了,这是根刚从自己阴道拔出来的东西,女人身上可比男人能用的东西多。
    光线虽暗,周同学看到女老闆的身子却更显得白白花花的了,她埋头在自己的大腿间,成熟,丰满,漂亮,多美丽的女人啊。更让他想起这一年多来她对他的体贴和柔情,自己的妈妈也不能和她比。
    周同学:「啊哟--」深深吸了口气对女老闆说:「有你这样的女人多好--妹--我太喜欢你了!」
    女老闆应声说:「哥,喜欢的东西就是好东西,我就是你的好东西。」
    她把餐桌上的调味盒放到地上,抚平桌布,踮起脚尖,屁股坐上餐桌,劈开双腿:「哥-你妹子可摆上桌了--女人的肉是天下最美的大餐--搞我吧--哥--给妹妹射出你的精子--」她躺下身用脚钩住周同学的腰往前一拉
    周同学抓住女老闆的脚脖子,两手抬起,把她双腿批成大叉,拖转她的身子,对準街灯,她的屄屄迎着周同学张着小口。他看着餐桌上的女老闆,每次见到她都感到她的亲切,但从未想到过她的下面,现在是她自己把身子放到餐桌上的,默默等他的插入。
    女老闆的嘴低吟:「操啊--哥哥--妹子的屄--」
    他插进了她的阴道,插出啪啪啪--一阵响声。他想这个女人怎么就能让他搞了呢,这个温暖的阴户和她那张温柔的嘴,以后是自己可以常来的地方了,他心跳不止,不断低声哼唧:「女人--女人--女人--」
    「操我了--哥啊--哥哥啊--别停--妹妹想啊--早就想你了--给我--给我--」女老闆在餐桌上低吟,头髮铺摊,双眼微闭,嘴唇喃喃低语。
    她在感受阴茎插入阴道给她带来的微妙快感,这些快感一点一点积累到心底,孕育更大的高潮形成大浪,一洩千里。「别停啊--哥哥--你别停--」女老板心中激荡的春潮快到极顶了,她屁股往里缩,手抓桌沿,咬牙吸气,使出吃奶的力,迎接高潮来临的发洩。
    周同学第一次有女人,就能让女人表现出神魂颠倒的模样,这女人的身子啊,真是活灵灵得有活性。啊呀--她的性器官让他不肯释手,别射--多弄一会儿--周同学控制着自己想让自己更多的享受女人,他把女老闆的腿扛到肩上,双手向前,摸住她的两个乳房,揉搓大大的乳房阴茎捣腾她的阴户。也许这就是玩女人吧?他心想。
    女老闆肉体奉献了,奉献的回报就是不要脸面要下面。她不断抬高屁股紧缩阴唇,积压阴茎插入的空间。摩擦,摩擦才能有火花。
    「搞我了--男人--搞我了--哥哥--男人-我的哥哥--啊-啊--妹子--妹子--妹子--我-我-我--」她高声喊了起来,双腿一下搂紧周同学的腰,她洩了,一潮春水向下淌去。她感到自己全身软了,就连骨盆都散了摊了,摊给了这个男人。
    周同学被她的高声喊叫刺激了,在她双腿紧搂下,阴茎插在阴道里,他控制不住射了,全部的精子射入女老闆的阴道。
    女老闆摊着身子,感受到周同学的射出的精子,一股股很有力量的喷向她的子宫。她阴户紧缩,高潮了,这种感受,女人不多,就算怀了他的孩子,也情愿。
    她搂过周同学:「你射了,全射到妹妹里面了,你想当爸爸吗?」
    周同学没有想到这个问题,他问女老闆:「那你舒服吗?」
    女老闆回道:「当然了,舒服!哥,餐桌上的女人就是美味。」
    周同学说:「是,妹,想像不到的美味。」他拉起女老闆把她抱在怀里,拍打她的屁股。
    女老闆低声说:「哥,你不和我发展到男女关係,你敢打我的屁股吗?」
    周同学回应:「不敢。」
    「屁股也是女人的自尊啊。」女老闆的大腿间,积满了从阴道里流出的她和周同学的粘液,她想该去洗了。她对周同学说:「你看妹这里淌出多少孩子,真是可惜。太晚了,咱们该洗洗睡了,我明天还要上班呢。」
    周同学又硬了,他说:「我还想--」
    女老闆看着他又硬起来的阴茎说:「真快啊,到底年轻,我老公就不行了,让你佔了便宜。洗洗上床,让你再弄一把。」
    周同学看看餐桌:「要收拾吗?」
    「黑灯瞎火,明天吧。我不开门别人进不来,没人知道的。」
    女老闆和周同学洗澡上床,女老闆告诉周同学:「这张床从来没有过男人,你来了,我就是新媳妇了,哥。」
    他们在床上又干了一把,第二天女老闆拖着累散了架的身子,收拾了大厅,又向她的员工交待好工作,回到床上直到午后才和周同学起身。本来周同学想和她一同下去收拾大厅,女老闆不让他去,她告诉他:「你别去,咱们的事该自己知道,见不得人。」
    瞅了个没人的空,女老闆把周同学从后门送了出去。她特别嘱咐周同学:「咱们的事要保密啊,别人知道了,我可就当不成你的女人了。」
    周同学心里很明白他们之间的关係,微妙不可让人知道,否则就无法保持了。他应承,他会像以前一样。
    以后,周同学白天还是照样来吃饭,女老闆还是照样给他定价和点餐,很少跟他说话。只有晚上他们会相约好,一个偷偷的来,一个愉快的等。然后,同处一室,在每个餐桌上共度欲河。偶尔,周同学也会在女老闆这里过夜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 激情综合站:成人 av天堂网2016_影音先锋av资源看我撸_亚洲av成人网_韩国av女演员名单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